USDA9月报告影响偏多,国内棉市分歧大,关注点在这……

才艺展示 88925

USDA9月报告影响偏多

全球方面,USDA 9月报告全面调减了2023/2024年度棉花期初库存、产量、消费、贸易和期末库存。期初库存调减20.8万吨,主要调增了中国和土耳其2022/2023年度消费量,同时上调幅度抵消了美国和巴西期初库存调增幅度。全球棉花产量预计减少38万吨,主要减产来自于美国、印度。全球消费量调减23万吨,主要调减了印度、孟加拉国、墨西哥和越南的消费量。贸易量减少了约13万吨。最终全球期末库存调减35.6万吨,整体影响利多。

美国方面,2023/2024年度预测期初库存调增,但产量、出口量调减。美棉产量预测减少10.9万吨,东南部和西南部产量下降较多。考虑到自6月以来美国得州干旱指数持续攀升,导致优良率下降明显,调减产量符合预期。出口量调减4.4万吨,消费量不变,整体期末库存调减2.2万吨,整体影响偏多。

从USDA报告看,整体利多,但盘面抢跑明显,美国、印度的产量调减基本在市场预期之内,报告公布后,反而是“利多出尽”,但并不影响对内外棉价差收窄的判断。

我国棉花产量暂未调整

9月USDA报告未对中国棉花产量进行调整,维持588万吨的预期。由于对2022/2023年度的消费小幅调增,因此2023/2024年度的期初库存调减了21万吨,相应的期末库存调减了21万吨。整体影响中性。

结合此前赴新疆调研的情况,今年疆棉减产更多来自于面积改种,前期高温对单产影响不大,反而帮助补种的棉苗追赶了生长期,同时错过了掉铃影响。目前棉花进入脱叶阶段,北疆大部分棉区9月9—11日已经开始脱叶剂喷施;南疆机采棉大面积脱叶剂喷施略晚于往年,预计在9月中旬进行,9月24日前结束。依照目前的天气和进程,维持产量在560万—570万吨的观点,新年度减产预期在5%—7%(去年新疆棉花产量按照600万吨核算)。

“抢收”依然有可能出现

轧花厂今年通过技改,新增100万吨产能,总体产能达到1800万吨。尽管今年轧花厂包厂价格有所降低,但基本都承包落地,热情仍在。因此,包厂价格依然成为“抢收”的潜在驱动。今年银行的贷款政策成为“抢收”期间市场关注的重点,比如限价收购、放慢放款进度、管理企业存货周转等一系列措施。这在一定程度上会起到限制作用,但落地效果还有待观察。

为什么纺织严重亏损而纺织厂开工率不减呢?

目前内地纺织亏损在1462元/吨,且亏损维持了5个月。但同时新疆纺纱利润在1000元/吨左右,维持接近满负荷运转的开机率。新疆、云南投资热兴起,由于电费、政策倾斜、用人优势等,内地越来越多的纺织厂选择转移至新疆、云南及东南亚。新疆目前已经有1700万锭纯棉,加上500万锭混纺,约占全国纺纱产能接近三分之一。此外,仍有1000万锭在途,短期受限于纺织仪器跟不上。

因此,尽管内地纺织厂亏损严重,但新疆纺织厂开工热火朝天,导致棉花端消费热情持续,采购正常维持,棉花现货价格坚挺。纺织厂的竞争、淘汰会在未来3到5年间持续,直到产业转移结束。

纱线端库存高企

纺纱维持高开工率,但下游布厂维持低原料库存,随采随用,导致纱线贸易商库存高企。佛山80万吨纱线库存、新疆纺纱厂成品迟迟不提货等现象都表明棉纺产业链在纱线端拥堵。

拥堵如何解决?目前看“金九银十”的到来会提升一部分消费需求,但来自海外的需求不大,一是因为美国批发商成品库存去库缓慢,二是欧美订单多转向越南等东南亚纺织业。下游消费的小幅提振主要来自于国内下游需求好转,薄利多销可以维持一定的内需。

目前下游需求能够持稳但难有爆发式增长,恐难以解决棉纱消费阻塞问题。在下游无法疏散库存的背景下,一切都交给了时间。

整体来看,市场对棉花价格走势的分歧集中在“抢收”是否出现及纱线库存高企如何传导,本质在于节奏问题。短期内,“抢收”问题成为行情走向的关键。今年大概率会在10月中旬迎来大规模收购,棉农采用“棉花蛋”的储存方式,也延长了棉花在地头的存放时间,势必会加大棉农和轧花厂之间的博弈。“抢收”结束后,市场博弈会重新回到宏观需求、年底资金收紧等问题上,配合供应旺季,棉花出现下行的概率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