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消费南移:南方室内滑雪场增加,广东搜索量“爆棚”

才艺展示 134180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周慧 北京报道

东北姑娘李群从2007年开始当滑雪教练,2020年开始,在沈阳的雪场和广州的室内滑雪场两地教学。2023年她发现,在广州的滑雪教练中,广东本地人增加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随着南方室内雪场的增加,冰雪消费变得更加便捷,越来越多人学会滑雪。“南客北上”成为2023年冬天东北、新疆等地冰雪经济的重要客源。与此同时,南方自身的冰雪经济也在快速发展,并呈现出颇为不同北方的特色。

在全国多个城市都有室内滑雪场的滑雪产业运营服务商热雪奇迹,其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内冰雪产业的供给侧存在一定程度的地域错配,北方一些冰雪资源丰富的地方,可能人口密度和消费力不如一些南方城市,而南方人口密集和经济发达的地区,对冰雪消费需求旺盛,室内滑雪场给南方的消费者提供了四季可滑的条件,让滑雪运动在南方的渗透率提升。

以美团数据为例,今年11月,广东“室内滑雪”相关搜索量同比增长达295%。途牛发布的报告显示,从境内冰雪游热门目的地分布来看,南方省份在冰雪游市场中的权重正在逐步上升,有望成为冰雪游消费新增长点。同程旅行数据显示,地处南方的浙江兴建起大量室内外滑雪场,吸引当地及周边省份游客关注,滑雪旅游热度同比上升超过7倍。

从公开资料来看,2023年是中国室内滑雪场数量增加最多的一年,不少地方政府也将建设冰雪旅游项目作为一个促消费和优化消费供给的文旅招商项目。目前来看,室内滑雪场是否是一个好生意?

冰雪消费南移

严妍就是在2022年底武汉中心城区商场室内滑雪场学会滑雪的。严妍她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她在热雪奇迹开业时办了一张半年卡,并通过自学学会了滑雪。

不仅仅在武汉,严妍发现在2023年,湖北整体的滑雪热度不低,离武汉开车只有一小时的咸宁,也新开了一家室内滑雪场。和等待冬天开始运营的室外滑雪场不同,南方室内滑雪场有些是全年无休的,滑雪甚至成为南方城市的夏日避暑活动。

室内滑雪场也带动了更多冰雪经济的热度。严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她观察,武汉当地滑雪爱好者规模在不断变大,到了冬天,逢周末当地都有雪友拼车去神农架滑雪。

去哪儿最新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自冬奥举办以来,冰雪运动热度不断攀升。截止到2023年11月中旬,张家口、哈尔滨、阿坝、阿勒泰、吉林、成都、广州、长沙、郑州、南通为热门滑雪目的地top10城市,其中南方城市占了一半;广州、重庆、昆明室内雪场火爆,雪票销量增1.5倍。

据热雪奇迹反馈,室内滑雪场四季都是“雪季”。如果以传统的“雪季”来看,进入2023年11月份以来, 客流已经全面超过了冬奥年的表现。

李群2020年开始到广州热雪奇迹(当时的广州项目名字叫“广州融创雪世界”)当滑雪教练,在她看来,东北的学员将滑雪当成“一个东北人的必备技能”。

“我在沈阳的一些小学员还参加过冰球培训,多属于当地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的小孩。广州的学员们,很多是将滑雪当成一项娱乐休闲项目,客户群体从四五岁小朋友、年轻人和60岁以上的老人都有,覆盖面更广一些。当然,也有广州学员已经跟我学习了四年,这类学员包括一些有钱有闲的年轻人,他们每年可能花很多时间在国内外滑雪,在滑雪技术提升方面比较精进,不满足于只是‘会滑’。”李群说。

如果整体来分析南北的消费特点,从去哪儿大数据显示,南方多个滑雪场周边酒店预定量已超过2019年,相较于北方滑雪的专业性,南方滑雪客更注重趣味性。也就是说,南方人将滑雪作为日常家庭休闲娱乐项目中的一项,通常都是亲子全家一起出行,滑雪过后会选择设施较好的温泉酒店,平均一趟滑雪游整体花费高出北方滑雪者三成。 

室内滑雪场加速扩建

在冰雪行业深耕超过十年的专业人士彭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他今年去过很多城市做室内滑雪场的市场尽调,发现不少地方政府也乐于将室内滑雪场项目,作为促消费和优化消费供给的招商项目。

“今年应该是国内新开室内滑雪场最多的一年,有些没听过名字的南方小城市也找到我们,当地也有建室内滑雪场的需求。”彭栋说,从市场潜力来看,他倾向于选择消费水平高、人口密集和年轻化的城市。因为青少年的冰雪教培是室内滑雪场的重要业务。

据彭栋观察,室内滑雪场的消费群体中,带孩子的家庭比较多。除了一二线城市,一些经济相对发达且二孩和三孩家庭占比多的地级市,也会被认为是室内滑雪场发展机会较好的城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梳理,据不完全统计,2023年西安热雪奇迹、湖州市长兴县龙之梦冰雪世界、咸宁际华冰雪、太仓阿尔卑斯国际度假区等多个室内滑雪场相关的项目开业。其中,太仓阿尔卑斯国际度假区是复星旅游文化集团打造的高端城市度假目的地项目,距离上海只有一个小时候车程。

“我们的项目近七成处于长江以南,南方是中国滑雪市场的主要客源地,南方人对于冰雪有着较大的热情。”热雪奇迹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介绍,室内滑雪场的布局也是以经济发达的地区为主,目前热雪奇迹雪场布局全国核心客源地和目的地,包括广州、成都、重庆、武汉、西安等,大部分是一二线重点城市。

由于成本偏高,在南方城市商场里的室内滑雪场滑雪,价格肯定比在东北滑雪场贵得多。以12月1日在广州热雪奇迹小程序查询到的价格为例,工作日滑雪三个小时价格在328元,周末滑雪三小时428元。

李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在广州请滑雪教练,费用也并不便宜。目前广州的价格大约在3小时1800元,不包括票价。相对来说,在东北的小滑雪场滑雪,门票价格可能在一天100多元,教练费用2小时800元。

换句话说,如果在南方城市,一家三口周末去商场的室内滑雪场滑雪,即使不请滑雪教练,费用也超过千元。这也就注定冰雪运动在南方城市属于中高端的消费,对城市居民消费能力有一定的要求。

此外,从滑雪场运营来说,南方城市气温高,运营成本也偏高。那么,能吸引高消费人群的室内滑雪场是个赚钱的生意吗?

“中国的内需足够支撑滑雪市场未来的增长,热雪奇迹持续看好国内冰雪产业的高质量发展。”热雪奇迹相关负责人表示,旗下雪场开业后均能实现运营层面的盈利。

至于投资回报,热雪奇迹相关负责人表示,室内雪场的运营成本通常高于室外雪场。“疫情之前,广州热雪奇迹雪场从2019年开业到2019年年底,营业200天累计接待消费者55万人,热雪奇迹曾按这个阶段的运营数据测算,广州项目大概7年半可收回成本,考虑到近3年疫情的影响,项目回本的预期可能要到10年左右。”

(据采访者要求,李群、严妍、彭栋均为化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