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银行8000万股股权流拍,中小银行股权为何频频遇冷?

才艺展示 116646 0

近日,银行股权密集出现在网络拍卖平台,其中不乏一些上市银行,不过从拍卖结果来看仍不理想。11月21日,江西银行8000万股股权在资产交易平台上流拍,总价值约2.33亿元。

随即,11月22日上午10时,上述8000万股股权进行第二次拍卖,即使二拍价格相较于第一次的起始价打了八折,但依旧无人问津。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中小银行股权拍卖之路并不顺利,折价、流拍的现象频繁出现。业内人士指出,股权流拍与银行自身的资产质量、定价水平以及资本战略等因素有很大的关系。由于中小银行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经营效益不佳,因此股权拍卖过程中时常出现打折、流拍的情况。

起始价比股价高四倍

江西银行8000万股股权流拍,中小银行股权为何频频遇冷?

根据详情页面,11月20日,赣州银行南昌分行在阿里资产处置平台进行转让竞卖,欲将持有的江西银行8000万股股权以?约2.33亿元、折合每股约2.91元的价格转让,竞价周期为1天。

不过,这场拍卖以无人出价、竞价失败而告终。

公开资料显示,江西银行前身为南昌商业银行。2015年12月,原银监会批复南昌银行吸收合并景德镇市商业银行,2015年12月15日更名为江西银行,于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

赴港上市以来,该行股价整体呈下跌态势。有意思的是,截至11月21日港股收盘,江西银行股票价格为0.77港元/股,而此次起始价格却高达每股2.91元。

蓝鲸财经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江西银行股权多次出现在拍卖平台,而上述8000万股股权也并非首次拍卖。

查阅阿里资产交易平台可以发现,上述8000万股股权曾在今年1月被拆分成9笔“上架”,但最终均因无人出价而流拍,彼时价格为每股3.63元。

为何拍卖价格比股价高出如此之多?一位股票交易员向蓝鲸财经记者指出,港股估值普遍比资产价格低,并且港股的银行股大部分是破净状态,所以不能完全以港股价格来对比。不过,该交易员补充道,此次拍卖价格还是相对较高,难以有人接手。

蓝鲸财经记者致电详情页面上赣州银行方的咨询电话,该行相关人员解释称,此次转让的江西银行股权系赣州银行的抵债资产,与港股不同,该股权是江西银行的原始股,定价与二级市场的价格不一致。此外,他表示,如果转让不成功,后续可能会继续折价挂拍。

与预期一致,11月22日上午10时起,上述8000万股股权再次进行拍卖,此次的价格相较于21日的起始价打了八折,为1.86亿元,折合约2.33元/股,但目前仅引来54次围观,无一人报名。

合规顽疾与业绩压力并存

遭遇股权“流拍”的江西银行资质如何?

从2023年中报可知,该行业绩压力并不小。今年上半年,江西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3.99亿元,同比减少14.55%;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12.02亿元,同比减少6.21%。截至今年6月末,该行资产总额5386.44亿元。

报告期内,江西银行实现利息净收入人民币44.8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人民币1.40亿元,下降3.03%。其中,实现利息收入人民币99.2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人民币4.29亿元,下降4.14%。

尽管今年上半年该行不良贷款率有所下降,但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截至报告期末,江西银行不良贷款总额人民币71.7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人民币3.96亿元,增长5.83%;不良贷款率2.17%,较上年末下降0.0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88.65%,比上年末上升10.60个百分点。

除了业绩压力,该行内控问题也频频显现。仅在今年,江西银行就被罚款近千万元。

6月29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公布多张罚单,剑指江西银行的多项违法违规行为,包括贷前调查不到位、集团客户未统一授信、减少审批程序进行授信等,共被罚没130万元。

6月21日,原江西银保监局公布一张关于江西银行810万元的大额罚单,除了银行本身,该行多名相关责任人亦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此外,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在今年4月指出,江西银行作为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机构,在2021年10月11日至15日期间,为相关机构违规代他人持有债券提供了便利条件。在开展涉事交易未反映真实或正当交易目的,该行内部未能有效识别交易风险或防范交易发生,对江西银行予以通报批评。

中小银行股权频频遇冷

值得一提的是,江西银行股权此前已有多笔出现流拍,鲜有成功转手的情况。而江西银行不仅是个例。

近年来,中小银行股权拍卖之路充满坎坷,不少中小银行股权拍卖需要经历二拍、三拍等数度折价的过程,且拍卖成功的案例并不常见。

例如,11月20日,同样是港股上市银行的中原银行两笔股权折价拍卖再现流拍。其中一笔股权拍卖为该行2.88亿股内资股,起拍价为1.68亿元;另外一笔为1872.60万股内资股,起拍价为1184.23万元。

近期,温州银行股权拍卖亦引起市场关注,该行6382万和4250万股股权在拍卖平台上进行了数次折价拍卖,但均以流拍告终。上述两笔股权将于11月23日再次折价进行拍卖。

此外,今年以来,贵州银行、山西银行、中原银行等多家城农商行股权纷纷“上架”司法拍卖平台,但竞买成功的情况同样寥寥可数。

业内人士认为,股权流拍与自身的资产质量、定价水平以及资本战略等因素有很大的关系。目前,中小银行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尤其非中心地区的一些城商行、农商行近年来经营效益不佳,甚至有的连年亏损,因此拍卖中时常出现打折、流拍现象。

对于中小银行如何走出股权流拍之困,有业内人士向蓝鲸财经表示,中小银行应努力通过创新提供有市场需求的金融产品,并顺应经济金融发展大势,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同时守好风险底线,唯有如此才有望摆脱窘境。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曾发文指出,首先,中小银行应尽快完善公司治理。其次,在不少中小银行面临转型压力时,积极寻求合并重组也是一种能够提高风险防御能力的方式。最后,中小银行普遍特征就是应对舆论风险的能力较弱,因此需要更多地进行发声,加上良性经营,才能在拍卖市场中得到更好的反馈。

推荐阅读:

酒店及餐饮板块涨3.29% 君亭酒店涨9.87%居首

城发云锦城业主前一天电话投诉 第二天遭遇南都物业经理“脏话”

花1万多在金六福珠宝店买黄金手镯不足称 商家称是5G新工艺压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