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325亿“锂王”,驯服大周期

才艺展示 84274

  “掌握跨越周期的力量。”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闫俊文

  编辑|李薇

  周期之强,让“锂王”李良彬有点焦虑。

  2022年上半年,电池级碳酸锂价冲到60万元/吨的最高点,手握巨大产能的赣锋锂业风生水起。这一年,赣锋锂业营收达到418.23亿元,净利润更高达204.78亿元,连宁德时代都有一种给碳酸锂工厂打工的感觉。

  这一年,新能源产业进入“李良彬”年――受益于不断攀升的股价,李良彬的个人财富在2022年达到了325亿元,蝉联江西首富,赣锋锂业的股价一度达到159元/股的高点,市值超过2200亿元。

  但周期来了。

  高点之后,电池级碳酸锂价一路俯冲向下,尤其是2023年碳酸锂价断崖式下跌,一度在年前降到8万元/吨。3月5日,上海钢联发布数据显示,电池级碳酸锂上涨3500元/吨,均价报10.9万元/吨。

  1月30日,赣锋锂业发布预告,预计2023年归母净利润为42亿元~62亿元,同比下降69.76%~79.52%。截至3月9日,赣锋锂业股价跌到37.76元/股,市值为761亿元。李良彬“江西首富”的头衔也让位给了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

  在赣锋锂业2023年总结会上,李良彬定的主题就是“掌握跨越周期的力量”。

  “行业周期给企业带来波动是非常正常的,也不是说企业就不作为,或者是前年我们就特别作为。我们现在考虑尽可能地减少太大的波动。”全国人大代表、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时说。专访中,李良彬还聊到了公司的业绩波动、周期与海外收购等话题。

  以下为对话内容核心要点:

  1.碳酸锂年前到了8万元/吨,现在到了10万元/吨,价格已经触及很多企业的成本线,跌无可跌了,现在有些反弹。

  2.公司业绩的波动非常正常,也不是说企业就不作为,或者是前年我们就特别作为,我们现在考虑尽可能地减少太大的波动。

  3.赣锋锂业电池业务的目标是要能做到全国前五,市场份额力争做到5%以上,慢慢做,因为做企业是长跑,不是短跑。

  4.新能源在中国是不可能倒退的。

  5.出海要量力而行,要做你熟悉的行业,要做你力所能及的事。

  6.赣锋锂业仍然必须源源不断地向海外投资。

  以下为采访内容实录(有删减):

  01  

  掌握跨越周期的力量

  《中国企业家》:面对2023年市场的巨大波动,你会感觉到焦虑吗?

  李良彬:多多少少会有一些。

  《中国企业家》:如何理解2023年碳酸锂价格的暴跌?

  李良彬:这个就是供需、价格的变化,主要是由供需决定的。

  2023年,因为供应过量,所以碳酸锂的价格快速往下跌,已经超过了很多企业的成本线。其实现在有些像2019年的情况,低过成本线就会有企业停产,供给就会下降,这是一个市场的动态反馈。所以现在跌无可跌了,已经是每吨10万元左右的价格,年前跌到了8万元/吨,现在有些反弹。

  《中国企业家》:如何理解公司业绩上的波动?

  李良彬: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也不是说企业就不作为,或者是前年我们就特别作为,其实这都是行业造成的。因为碳酸锂价格突然涨到60万元/吨,做什么都很赚钱,如果跌到10万元/吨,肯定就不赚钱了。

  我们2023年的预期利润也是可观的(赣锋锂业业绩预告盈利:42亿元~62亿元),今年我们也会通过开拓新市场、加强内控、提升资源自给率等方式来稳住利润,我觉得也可以。

  要正确地看待我们的业绩波动,不是说我们以前(碳酸锂)价高的时候就好。我们现在考虑尽可能地减少太大的波动。

  我们也在吸收一些建议进行产品改革。我们以前更多的是做资源类产品,比如说碳酸锂、氢氧化锂,以后可能要做更深加工的产品,比如超薄锂带、硫化锂、电池,这些产品起来的时候、规模也上来的时候,赣锋的业绩就会相对来讲比较稳定,波动就不会有这么大。

  《中国企业家》:今年1月,赣锋锂业2023年年会提到了“掌握跨越周期的力量”,如何理解这句话?

  李良彬:锂属于有色金属,有色金属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有周期性,而且任何一个产品都有一个周期性,有一个从萌芽到成熟到爆发,再到衰落这样一个周期,有些时候也会周而复始地持续。

  周期性反映在价格方面,同时反映在一个企业的生命周期上,所以我们对周期性要深入地研究。

  从价格来讲,我们下一步肯定是希望企业要做大,市场份额要足够大,你才可能去平抑价格的波动,你在价格方面要有话语权才行。

  另一方面,我们对周期性的把握,应该更加重视在技术层面的突破,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提出“技术赣锋”。

  股票也有周期性,你涨到一定的时候,它又会回落。我们要突破这个(周期)的话,就是要不断地让赣锋有第二增长曲线、第三增长曲线,推动企业持续地往前走,本来它在某个时候理论上要下滑,现在我们要改变它的周期。

  《中国企业家》:“技术赣锋”与新质生产力可以产生很大的联想?

  李良彬:新质生产力主要特征就是科技创新,对于一个企业来讲,你如果没有科技创新,你就没有未来了。因为科技创新就是未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企业要非常重视科技创新,同时要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我们公司从2022年开始,把未来10年定义为“技术赣锋”,“技术赣锋”就是重在科技研发,加大研发人才引进,促进我们研发水平的提高,然后开创一个更好的未来。

  02

  电池业务争取达到5%的市场份额

  《中国企业家》:赣锋锂业这几年一直在推“一体化”战略,包括自己做电池,这是基于什么样一个考虑?

  李良彬:以前公司是做中间,也就是买锂盐进来,深加工精细化的锂化合物。2010年IPO上市的时候,我们发现很多产品的市场份额比较高,但销售收入不大,所以公司肯定需要转型。

  转型就要选行业,当时有两个行业跟我们息息相关,一个是制药,因为可以用金属锂去做催化剂,可以向这方面延伸的。但考虑到制药行业的销售收入很难做大,产品很难形成规模化,所以我们就放弃了制药。

  跟我们还有一个息息相关的就是锂电池。我以前一直有一个电池梦,所以就想往电池这块迈进。2010年、2011年,我们成立了一个PACK厂(电池组装厂),尝试进入电池行业。2015年,我们收购了深圳美拜,全方位进入到电池行业。

  进入电池行业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公司的一个战略转型,因为销售收入不大,但你一个上市公司,肯定要每年不断地增长,销售收入要做大。作为一个战略突围,就选择了锂电池来做一体化。

  《中国企业家》:赣锋自己做电池,会影响跟下游比如宁德时代等电池厂商的合作关系吗?

  李良彬:我觉得不太会影响,因为电池市场足够大,它并不是在一个小众市场里。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因为起步比较晚所以市场份额也比较小,对他们(巨头)的冲击,对他们的利益的冲击也还比较小。

  我们相信,如果赣锋要做得非常大,比如说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占到30%、40%,赣锋做到15%、20%,肯定对宁德时代会有冲击,但现在对它的冲击很小。

  《中国企业家》:未来赣锋锂业电池业务的目标是做到多大?

  李良彬:首先,第一个目标要能做成全国前五,市场份额力争做到5%以上,慢慢做,因为做企业是长跑,不是短跑。

  《中国企业家》:前段时间苹果公司说不造车了,丰田的丰田章男也多次表示,电动汽车没有未来,电车的前景一定是主流吗?

  李良彬:我是作为一个旁观者、行业内的局外人来说,我觉得新能源车对于中国来讲,它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不可能掉个头再来搞燃油车,这个肯定是不现实的。

  国家提倡走低碳化、碳达峰、碳中和的道路,按照这个思路,新能源在中国来讲是不可能倒退的。

  但是新能源车在全球范围内有多少国家认同这个观点?以前,美国、欧洲是认同的,但现在为什么又宣布要退出?我觉得是因为它在产业链中没有占到主导地位,不能因为它们不做了我们也不做。

  所以,虽然美国、欧洲可能暂缓推广新能源车,对我们的市场有影响,但电动化的趋势是很难逆转的。你可以看出来,未来中国的重卡,包括各方面都可以电动化,这些是一定会影响到美国、欧洲国家,最终有一天欧美还要掉过头来,走我们所走过的路。到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远远走到它们前面去了。

  03  

  源源不断地向海外投资

  《中国企业家》:在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赣锋出海的步伐会越来越大还是逐步稳定下来?

  李良彬:赣锋出海的力度会越来越大。赣锋从出海的那一刻开始,就标志着赣锋是一个国际化企业,它必须要在海外建厂,有大量的海外员工必须适应跨国公司的管理。

  所以,我们也在培养这方面的人才。虽然我们从总部这边不断输送一些人才到海外,但靠这个远远不够,我们更多的是要在当地把赣锋(在国内)一些好的经验复制下来,让它能靠自身发展下去。

  当然,这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能不能实现取决于我们的人才队伍建设。

  我们当时投资的时候仅仅是买了矿,要把矿变成产品,要开采、要冶炼,在这个过程中,就要求不断地往里面投入,所以我们买矿只是第一步,后面的开发是第二步,开发越大,投入就越多,所以我们海外的步伐会越来越大。

  《中国企业家》:这几年出海跟前几年出海有什么不一样?

  李良彬:这几年出海因为行情越来越好,然后(锂)价格越来越高,所以在海外的资源也越来越贵,现在要再出海的话,买到的都是很贵的资产。

  前几年因为赣锋的影响力,行情在一个低迷的状态,所以我们拿到的一些资源都是相对比较便宜的,这对于赣锋的稳健发展非常有利。

  《中国企业家》:赣锋有哪些出海的经验可供其他出海企业参考?

  李良彬:第一,你要做你熟悉的行业。你不熟悉的行业最好不要去做,不管这个东西赚不赚钱,因为你不熟悉很有可能就会踩到坑里。你熟悉的领域才是你要去做的领域,是你出海的领域。

  第二,要做力所能及的事。不能讲你只有1块钱但要去做10元、20元的事,肯定是做不了的。在出海的过程中要量力而行,一定要做好财务准备才去动手,千万不能盲目投资,不然肯定就会失败。

  《中国企业家》:今年两会,作为人大代表,你也提了跟出海拿矿相关的建议。

  李良彬:我提了一个跟矿产资源有关的建议,因为我们觉得国别是有风险的。在一些国家,可能我们去收购矿产的时候,它就不让你参与。比如之前加拿大要求三家中资企业撤资,对于中资企业参与它们矿产资源(的态度是),即使你买下来都要劝退,让你把股权让出来,所以这些是有国别风险的。

  还有一些国家对我们是不欢迎的,超过了一定的(收购)比例,它就不让你参与了。

  像这些国家,我们投资的时候需要谨慎,所以我也提到这方面一个建议:希望加大对我们民营企业出海的保护,希望能达到预防作用。

  《中国企业家》:2024年,赣锋锂业海外扩张的重点是什么?

  李良彬:现在买资源这块,我们会控制力度和节奏,因为现在的资金更多要用于已有项目的开发建设,因为之前买了很多资源,现在资源要开发,要建冶炼厂,要建采矿厂、选矿厂,所以我们仍然必须源源不断地向海外投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