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前瞻丨对话全国人大代表、骆驼股份董事长刘长来:建议免征铅蓄电池消费税,管控再生铅总体产能

才艺展示 99046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雪 武汉报道

自2016年1月1日起,国家为了降低或限制铅蓄电池行业的高能耗、高污染,倡导节能环保、绿色发展,对铅蓄电池按4%税率征缴消费税。然而,随着铅蓄电池技术成熟及环境管理的规范,业内对有关消费税的征收产生了一定争议。 

2月27日,全国人大代表、骆驼股份董事长刘长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指出,“为了更好促进行业绿色、高质量发展,建议优化调整铅蓄电池消费税政策,取消对c铅蓄电池产品的消费税。”

此外,刘长来还指出,近年来,在推进铅蓄电池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同时,废铅蓄电池回收体系法规制度也逐步完善,再生铅产业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供给侧改革的必要性已经凸显。

免征铅蓄电池消费税

《21世纪》:你建议优化调整铅蓄电池消费税政策,有哪些理由?

刘长来:有四大理由。一是铅蓄电池不是高能耗行业,单位能耗低于锂离子电池。铅蓄电池不在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出台的《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节能降碳改造升级实施指南(2022 年版)》和《工业重点领域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2023年版)》规定的高耗能行业清单内。同时,铅蓄电池的综合能耗与锂电池相近,铅蓄电池的主要材料的能耗远低于锂电池。 

二是铅蓄电池有超高循环利用率,已不再是高污染、高环境风险类产品。2021年,生态环境部发布了《环境保护综合名录(2021年版)》,其中高污染、高环境风险产品类不包含铅蓄电池。而且,目前废旧铅蓄电池规范回收率已达90%。 

三是汽车消费税与铅蓄电池消费税存在重复征收问题。在现有消费税税目中,对不同排量的乘用车、中轻型商用客车分别征收了3%至20%不等的消费税。每辆车中都装配有至少一只起动用铅蓄电池,且该蓄电池在销售给主机厂时已缴纳4%消费税,存在重复性征税问题。

四是消费税产生的负面影响已不利于企业高质量发展。由于我国征收消费税,使得铅蓄电池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削弱,加上2006年以来取消了铅蓄电池出口退税,不利于行业出口规模的增长。在此之下,不利于企业转型升级所需的巨额研发投入,更无法支撑企业以内循环为基础,融入国际大循环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21世纪》:针对铅蓄电池消费税的优化调整,你具体有哪些建议?

刘长来:方面,建议对铅蓄电池产品免征消费税。消费税征收的行业背景已经发生变化,同时,存在重复征收消费税情况,参考汽车轮胎取消消费税的工作经验,应当优先取消汽车起动用铅蓄电池消费税。

另一方面,建议对规范企业免征铅蓄电池消费税。建议修订《铅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新增对于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落实的详细要求,对于已落实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建立完整废铅蓄电池回收体系,配套相应信息管理系统,对回收全过程进行监控管理的企业免征电池消费税。

管控再生铅总体产能

《21世纪》:再生铅行业能否高端化、绿色化、集约化发展,影响着铅蓄电池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当前,再生铅行业的发展现状如何?有哪些需要突破的困境?

刘长来:主要有两方面问题亟待解决。一是再生铅行业回收体系不健全,规范企业失去公平竞争环境。目前,行业内存在一些“小、散、差”工厂,利用非法手段形成成本优势,在市场抢购废铅蓄电池,扰乱竞争环境,形成脱离政府监管的“体外循环”产业链,最终导致“劣币驱除良币”。

二是再生铅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产能利用率低,亟需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22年我国再生铅产能约为858万吨,2023年预计新增再生铅产能46万吨,产能严重过剩,产能利用率约为50%。国家层面对于再生铅产能审批缺乏总量控制,造成新增产能毫无节制,落后低效产能无法有效淘汰的困境。

《21世纪》:针对再生铅行业总体产能严重过剩的现象,你有哪些建议?

刘长来:建议工信部出台再生铅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一是对于不符合《再生铅行业规范条件》,特别是废铅蓄电池预处理项目规模低于10万吨/年,预处理-熔炼项目再生铅规模低于6万吨/年的低效、落后产能进行关停;二是对于新建、改建、扩建再生铅项目须经工信部备案,各省级主管部门审核再生铅项目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方案,并依据所在省份的工业结构调整方案优化布局。

此外,再生铅企业应当符合《“十四五”全国清洁生产推行方案》中要求推广的富氧底吹熔炼、液态铅渣直接还原炼铅工艺,通过淘汰落后产能,管控行业总体产能,最终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战略目标。

从细节处结合实践创新

《21世纪》:汽车产业发展多年,已进入相对成熟的新阶段。你认为,如何通过技术创新,培育新质生产力,使企业或行业实现突破性发展?骆驼股份在其中如何抓住机会?

刘长来:对制造业企业而言,若想在行业竞争中保持领先地位,在保持规模化成本的同时,不断进行技术创新,保持行业领先。一方面,企业要加大技术研发投入,全力以赴做更多基础研发,包括固态电池、氢燃料电池等,围绕电池做充分的技术研究。

另一方面,如何结合实践从细节处着手进行创新,提高劳动效率,降低成本是至关重要的。技术创新可能是对生产工序上某个细小的点做出调整,例如,研究什么温度下对电池充电效果最好,生产设备在何种状态下产出效率最高等,这都是关乎实用性的创新,应体现在企业制造的方方面面。 

《21世纪》:根据骆驼股份发展规划,到2025年实现营收翻倍,再造一个“骆驼”,请你介绍一下对市场的展望及发展战略。

刘长来:2020年,骆驼股份营收突破100亿元,目标到2025年营收突破200亿元。

基于目标,公司提出四大发展战略。一是做大做强铅酸电池绿色循环产业,到2025年在国内市占率再上一个高度;二是努力拓展低压锂电池循环产业,市场订单应拿尽拿;三是做好国内市场的同时,践行国际化战略,全力拓展国外市场,到2025年在国外市占率达到新高度。

当前,全球汽车保有量是14亿辆,每年需求电池在4亿至5亿块,骆驼股份在国内售后市场的市占率超过30%,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随着行业发展,公司铅酸启停电池和锂电低压启停系统均实现突破,通过大力推动启停电池、驻车空调电池、铅酸辅助电池、12/24/48V锂电池等新产品的市场导入、销售以及服务,不断提升公司的销量和市占率。

此外,公司打造了多品类、差异化的产品矩阵,满足内燃机车型、纯电动车型以及其他车型的各种产品要求;与车企建立有效的沟通和合作机制,主动匹配客户结构变化和需求,收到国内外多家知名车企的定点函,预计在2025年以后逐步实现量产供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