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私企,美国登月计划一推再推

才艺展示 96140 0

在载人登月任务结束52年之后,美国再一次启动登月计划却遭遇了重大失败。这是因为由私企承包的载人航天器和宇航服开发受阻,现有载人飞船也存在安全隐患。据了解,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采取让多个私营公司分别承包部分登月任务的策略,以求降低登月计划的成本,但由于多个承包商进展不顺,NASA的登月任务被一再推迟。

再推迟一年

由于一家私人航空航天公司取消了登月计划,NASA将载人登月任务推迟了至少一整年。当地时间周二,NASA宣布,因面临越来越多的技术挑战,将推迟“阿耳忒弥斯2号”载人绕月飞行任务至2025年9月,推迟“阿耳忒弥斯3号”载人登月计划至2026年9月。

美国航天局原计划安排4名宇航员于今年11月完成绕月飞行,即“阿耳忒弥斯2号”载人绕月飞行任务;继而于2025年年底将美国宇航员送至月球,实现“阿耳忒弥斯3号”载人登月计划。

在过去的十年里,NASA的登月计划一再推迟,增加了数十亿美元的成本。美国政府审计报告显示,到2025年,该计划的总成本将达到930亿美元。到目前为止,NASA只成功进行了一次阿尔忒弥斯任务。在2022年用超大型运载火箭将猎户座飞船送入月球轨道,然后将其送回地球。

有NASA官员表示,目前面临着一系列技术和重返月球方面的挑战,比如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制造的“猎户座”飞船,在审查了“阿尔忒弥斯1号”任务的飞行数据之后,工程师们发现了飞船的隔热罩和各种内部部件存在的问题。

此前一天,承载着美国50多年来首次登月愿景的“游隼”月球着陆器,在发射升空不到24小时后,因故障导致推进剂出现“严重泄漏”,研发“游隼”的美国航天机器人技术公司不得不宣布“放弃将其送上月球的尝试”。

当地时间周二,美国航天机器人技术公司确认,其“游隼”月球着陆器已没有机会在月球上软着陆,这意味着美国50多年来首次尝试登陆月球以失败而告终。

美国航天局月球和火星探索项目负责人阿米特・克沙特里亚说,载人登月任务延期说明美国航天局意识到合作企业“确实遭遇研发挑战”。

技术故障

作为人类历史上首次由商业航天公司主导的登月任务,“游隼”登月任务也被美国舆论寄予厚望,认为此次登月任务将为美国重返月球计划“打前站”。相关专家表示,长远来看,这次任务失利,美国计划中的月球探测商业化运输将受到影响,结合此前其他系统研发进展不顺的情况,美国重返月球计划已势必将被推迟。

公开报道显示,虽然用于发射“游隼”的美国新型运载火箭“火神半人马座”在首飞任务中取得圆满成功,但是“游隼”在被送入预定轨道后的经历却可谓“一波三折”。美国航天机器人技术公司在一份官方声明中表示,“游隼”在入轨后,先是调整太阳能(000591)电池板的指令无法执行,这导致“游隼”无法对准太阳进行充电。而在“游隼”因断电即将与地面失联的危急时刻,航天机器人技术公司的项目团队实施应急抢救,为“游隼”制定的临时机动指令得到了执行,“游隼”得以调整太阳能电池板角度完成充电,成功“续命”。

然而,导致“游隼”无法对日的姿控和推进系统故障却难以得到根本性解决。在声明中,航天机器人技术公司表示,故障导致“游隼”的推进剂出现严重泄漏。项目团队在努力止损,但鉴于现实情况,他们将优先考虑最大限度地获取可以搜集到的科学数据,并评估可以执行哪些替代任务。CNN在报道中称,航天机器人技术公司认为,“游隼”最终可能只能运行40个小时。目前能做的就是在“游隼”失去对日姿态并失去动力前,让其尽可能地接近月球。“这意味着原定于2月23日进行的登月任务已失去可能性。”报道称。

私企质疑

“2024年登月,NASA押注私营企业。”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在阿波罗计划实施期间, NASA掌控全局,投入大批工作人员、巨额资金。在半个世纪后的今天,NASA开始让私营企业主导设计和运营工作,美国太空事业的运作模式发生巨大改变。包括“游隼”在内,今年将有5个由美国企业制造的着陆器携带NASA的设备尝试登陆月球。美国《自然》杂志称,NASA从“供应方”逐渐转型成了“大客户”。

美国石英财经网站称,美国政府机构在阿波罗计划期间就已与私营领域展开密切合作。但近年来,NASA更加直接地将很多工作分包给私营公司。一些科技公司已具备设计、制造太空飞船与火箭的能力,政府方面只需要提出需求、再进行招标即可。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天体生物学家弗兰纳里认为,美国政府的策略就是“把鸡蛋放在很多篮子中”,再看这些公司哪个最可靠、最具性价比。

石英财经网站认为,这种“新型模式”的好处包括:有助于政府节省公共资金;私营企业的项目管理模式相对先进,工作效率更高;企业能分担项目风险。澳大利亚广播公司说,将月球探索项目尽可能地外包给私营企业,政府部门就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将有限的资源用于培养尖端的科学家与工程师人才。

2018年,NASA宣布设立“商业月球有效荷载服务”(CLPS)项目,旨在将“地-月运输”外包给企业,“游隼”就是该项目中的任务之一。美国《纽约时报》8日称,曾在NASA科学任务理事会任副行政官的泽布臣此前用球类运动来打比方,称CLPS的每一次任务都如同射门,成本越低,射门越多,即便并非每次都能得分。

“然而事实证明,低预算登月比许多人想象的困难许多。”《纽约时报》称,“游隼”登月失利引发人们对NASA依赖私营企业在月球表面开展科学实验这一策略的质疑。《华尔街日报》分析说,企业牵头的太空项目难以保证成功率,登月任务本来就困难重重。NASA也需要在与私营部门的合作中承担风险,比如,波音公司参与制造的“太空发射系统”重型火箭交付延迟、预算严重超标,超出的部分由NASA承担。

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赵天舒

推荐阅读:

中国工商界坚决反对美方《芯片与科学法案》

女子在周大生门店买一对婚戒 男戒钢印上竟多出“老庙”两字

Youngjin Chang:贵金属期权交易可应对价格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