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祖鸟母公司上市传闻再起,厦门首富丁世忠再闯IPO?

才艺展示 73714

据彭博援引消息人士透露,安踏旗下集团Amer Sport申请美国IPO,寻求获得100亿美元估值,并计划明初前挂牌。据悉,Amer Sport的目标IPO规模是10亿美元,但最终可能会根据市况扩大至3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倘若该公司上市成功的话,Amer Sport或将成为安踏旗下首个上市的子集团。

消息一出,资本市场议论纷纷。9月7日,安踏方面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不就市场传闻做出评论”;而Amer Sport则向《财经网生活》表示:“不就谣言和猜测进行评论,有确定消息会第一时间官宣”。

自将Amer Sport收入囊中起,该集团的发展布局,都是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丁世忠与安踏重要的战略走棋。随着Amer Sport业绩大涨,安踏在收购前者之初种下的“葡萄”,逐渐走至成熟期,Amer Sport的上市传闻,也再度卷土而来。眼下,会是这家公司的最佳上市时机吗?

葡萄成熟时?

事实上,这并非是Amer sport首次被传出奔赴上市。早在2022年12月,彭博社便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消息称,安踏正考虑最早在今年让Amer Sports启动首次公开募股(IPO)。

上市传闻再次传出,与公司业绩回暖不无关系。

得益于鞋服消费行业回暖,今年上半年,安踏业绩收利双增,Amer Sport也水涨船高。

据财报,2023年上半年,安踏实现营收296.45亿元,同比增长14.2%;净利润47.48亿元,同比增长32.3%。其中,Amer Sport收益为132.7亿元,同比增长37.2%,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同比增长149.2%至17.8亿,取得自投资者财团收购后最佳上半年业绩。

与此同时,Amer Sport旗下的Arc’teryx始祖鸟、Salomon萨洛蒙、Wilson威尔胜三大核心品牌增长强劲,公司“5个10亿欧元”战略正快速推进。

对于Amer Sport的未来规划,安踏在财报中予以厚望。

安踏表示,将继续贯彻“单聚焦、多品牌、全球化”战略规划,进一步优化管治架构及业务营运以推动战略变革,同时深化“全球化”的全球战略布局,除进一步开拓集团旗下品牌的海外业务外,更将持续释放Amer Sport的发展潜能。

“Amer Sport各项策略目标均取得重大进展,核心品牌业务的表现令人振奋,我们将继续加强中国、北美及欧洲三大市场业务,并聚焦三大主品牌。Amer Sport为本集团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运动用品市场中寻求突破,推进集团‘成为世界领先的多品牌体育用品集团’的愿景。”安踏在财报中透露。

业绩上涨,战略猛进,安踏与Amer Sport种下的“葡萄”逐渐成熟。不过,此时上市的时机,又是否成熟?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资本市场来看,Amer Sport的上市时机在中等级别。“(上市情况)主要还是看收入来源是在哪个市场,如果他的主要收入来自国内的话,估值会受到限制,不会太高;如果收入来自海外的话,估值则相对高一些。”他预测道。

始祖鸟母公司上市传闻再起,厦门首富丁世忠再闯IPO?

纺织鞋服行业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当下资本市场来看,考虑到Amer Sport需要赢得国际资本对其的关注与青睐,继而在全球市场进一步做大做强,持续发展,如今的上市是必要的一步。

“安踏与Amer Sport是国内、国际不同的两套市场运作体系,安踏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也到了一定瓶颈,需要一定的资金、资源投入去推动主品牌,以及国际品牌矩阵在中国市场的发展。Amer Sport的上市,也是安踏从中国走向世界、真正‘消化’Amer Sport的一个关键步伐。”他说道。

背后的收购故事

在近日《福布斯》杂志发布2023全球亿万富豪榜中,来自安踏的丁世忠家族和丁世家分别以79亿美元和75亿美元,分列厦门上榜富豪的前两位。

Amer Sport之于厦门首富丁世忠而言,意义非凡。

“这是我创业到今天,所做的分量最重的一次决定。”2019年初,丁世忠在内部信中表示。而这一“决定”,便是对Amer Sport的收购。

安踏与Amer Sport的缘分,始于一场五年前的收购。

2018年12月,安踏体育与方源资本、Anamered Investments及腾讯组成的投资者财团宣布,自愿性建议公开现金要约收购Amer Sport所有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每股要约价格现金40.00欧元,Amer Sport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股本的要约收购价值约为46亿欧元。

图虫创意

从投资者财团成员来看,这场收购的阵仗显然不小。

据安踏发布公告,在这场交易的最终方案中,安踏达到57.95%的股份占比,方源资本占据股份21.40%;Anamered Investments的持股比例为20.65%;腾讯通过对方源资本的投资,在新公司中占股比例为5.6%。

事实上,早在2007年,Amer Sport就在中国成立了亚玛芬体育用品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为其在中国市场的布局与扩张做足准备。而对于这场收购,彼时,Amer Sport主席Bruno Slzer表示:“投资者财团的要约价格较我们的股价有大幅现金溢价,这对我们的股东来说极具吸引力,我们认为这符合公司股东的利益。”

作为“牵头方”的安踏,这场收购彰显其出海决心。安踏集团副总裁李玲曾表示,如果顺利完成这场收购,这将是安踏的一个真正意义上全球化收购。另一方面,此举这更为丁世忠在2017年7月提出的“安踏下一个十年”夯实了基础。

此外,作为财团里的“明星”,腾讯在投资布局上也有着自己的盘算。腾讯总裁兼执行董事刘炽平在本次收购过程中提到:“在腾讯技术和庞大社交用户群的有力支撑下,期待我们的智慧零售计划能够助力亚玛芬体育和安踏体育提高运营效率,捕捉未来的增长机遇。”

不难看出,这场收购背后,是多方的互利共赢。安踏对Amer Sport的重视,更体现在悉心布局打造其内部团队上。

据悉,安踏抽调了郑捷、徐阳、殷一、葛凡等安踏资深“老臣子”加入Amer Sport中高层团队,他们不仅资历深厚,而且对国际品牌运作模式甚为了解,有丰富的运作经验。

据媒体报道,Amer Sport的CEO郑捷曾就职宝洁中国、阿迪达斯中华区副总裁,于2008年加入安踏;徐阳则是资深4A广告人士,2006年加入安踏后历任品牌管理中心总监、篮球事业部总经理,就任始祖鸟中华区CEO后被称作“鸟总”;Salomon中国区负责人殷一,曾在Nike工作过。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年初,54岁的郑捷卸任集团总裁及户外运动品牌群CEO,全力投入到Amer Sports首席执行官的职务中。业内猜测,这或许是为了与丁世忠共同致力于推动Amer Sports的上市进程,为安踏集团谋取下一步发展筹码。

无论此番是否冲刺上市,Amer Sport在安踏集团的重要性都愈发凸显。而在资本财团的助攻下,这家公司的发展曲线也渐渐明晰。